http://www.sunfahui.cn/

女人的第二个星空

  新房装修,一家人马不停蹄,细细挑选所有材料、用具。唯我若旁观者,好似事不关己。
  
  母亲责我懒惰,我摇头辩解:“我不挑剔,房子吗,一个遮风挡雨的家,住着舒服就好。”
  
  但唯有一样我是挑剔的——灯。
  
  早早已经有完善的构想:玄关处的顶端,要一盏星星造像的小巧水晶灯,要银色灯光;偌大客厅的顶灯,我自网上看中一盏荷花造型的,面积略大,灯罩是柔和鹅黄色和乳白色搭配,即使LED的亮白光线,也会被晕染成柔和的浅黄;沙发背后早已选好一盏百合花造型的落地台灯,乳白的枝干和叶片,椭圆花瓣的蕊中间,便是玄关处相同的淡淡银色灯光了,若关闭了客厅顶灯,那银色灯光流泻下来,恰如月色;还有餐厅的墙壁,齐齐排列几盏小巧壁灯,要藏银色的灯托,那种椭圆的低瓦度节能灯泡,一幅幅方形的小壁画或照片可以点缀在灯光中间;顶部却是要那种长长垂挂下来的灯具,呈阶梯形状,灯具要浅色系、磨砂玻璃的质地,灯光要柔和……至于卧室,属于我的卧室,我要顶灯散发梦幻的粉紫色,要床边亮着安宁的橙色灯火,让每晚的梦境都有灯火般温暖的气息……
  
  啊,最好的是,新的房子有一个宽敞阳台,整个顶端,要满满镶嵌入可发出星星点点蓝色光芒的水晶灯。
  
  对,别的不再需要什么,我只要我喜欢的这一室灯火,就像儿时,在乡下的外婆家,我爱上夜空的漫天星光——多年后,始终不能忘记那个画面:玩累的小女孩,躺在田边草地上,空气中散发着青草的淡淡清香,头顶七月的夜空,星光璀璨如梦如幻。夜风清凉,一丝丝吹柔我小小的心,只想在这星空里无限地停留下去。
  
  此后,成长仓促而马不停蹄,生活的城市,被钢筋水泥锻造得华丽而冷漠。游刃有余地行走于这繁华都市,拥有才华,拥有容貌,拥有富贵和爱情,却永远失去了纯净的星空。只能借小小天地里的一室灯火,还自己的心灵片刻安静柔软。
  
  所以,我不在乎奢华的格局、昂贵的家私、木质的地板……我只要那一室灯火,安抚一个女子常常不安的灵魂。愿那灯火抚摸我的惊恐、眷顾我的孤独、包容我的失意,给我儿时那般安宁的梦境。
  
  想那一室灯火,岂非是一个女子心灵最后的归途?
  
  记得张小娴说,灯是人间的第二个月亮,但我觉得,灯更是女人的第二星空。或者,已是唯一的星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