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unfahui.cn/

修补婚姻

  日子是缝缝补补过来的,婚姻也是缝缝补补过来的。
  
  闪离的原因是变形金刚
  
  结婚三个月零十九天,我和赵飞同离婚了。
  
  按照离婚协议,婚房是赵飞同父母出的首付,但我和他一起还了半年多的房贷,在赵飞同一次性赔偿我付的房贷本息之前,我有继续在这里住下去的权利,而他必须卷铺盖卷儿回他父母家。
  
  办完手续第二天,我在电话里向父母宣布了我离婚的消息。几十分钟后,我父母就带着大姑、二叔、表哥等若干亲戚扑上门来了,个个摩拳擦掌,以为我被赵飞同给欺负了,要找这货算总账。
  
  我赶紧安慰他们:“你们大可放一百个心,我是那吃亏受气的主儿么?现在的赵飞同肯定对着他父母哭诉我是如何欺负他的,他冤屈比我大多了。”
  
  我媽听迷糊了:“那他为啥要跟你离婚?他外面有人了?对你家暴了?”
  
  我连连摇头,只得如实招供,我和赵飞同闪离的真实原因是因为变形金刚!
  
  谈恋爱那会儿,我就知道IT男赵飞同有个收藏玩具、模型的小癖好,我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就跟我们女同胞喜欢收集爆款颜色口红一样,都是可以接受的个人喜好。
  
  结婚后,我们俩的确对婚姻生活不太适应,以前都是家里的“小太阳”,吃喝拉撒都由父母包办,回家就是四脚朝天地休息放松。可结婚以后,吃喝拉撒全得自己亲手张罗,每天吃外卖的日子苦不堪言,回到家还得做家务。因此,我跟赵飞同经常因为谁做饭、谁洗碗、谁拖地、谁刷浴缸这些家务事开“辩论会”,还会因为谁拥有游戏机使用权、谁霸占电视遥控器、谁早上第一个抢马桶而展开激烈“争夺赛”。自打共处一室之后,我们都成了生活的低能儿和吵架的高手行家。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变形金刚。离婚前三天,我下班刚到家,在外地出差的赵飞同来电让我帮他签收一单快递,还特意嘱咐我不用拆开检查。他这么一叮嘱,我反倒狐疑起来。拿到包裹,我小心翼翼拆开,里面是一只黑炭头般又丑又黑的变形金刚玩具模型,我好奇地打开货品清单,上面写着这是购自日本的限量版擎天柱全身像,全球限量2000个,差不多要人民币一万五!我当即眼睛都红了!
  
  我赶紧奔向书房,拿起手机扫一扫书架上那堆玩具模型,不扫不知道,一扫吓一跳,我以为这些玩具至多跟我的口红一样,几百块钱一个,不料这些东西居然个个都是天价,便宜的大几千,贵的上万,我的脸都气绿了!
  
  第二天,赵飞同出差进家门,我拿着货品清单质问他,他不但不跪地求饶,反倒理直气壮数落我瞎买包包,好些衣服都没剪标,口红几十只还是各种买买买。我又气又急,抬手把擎天柱摔他脸上,他没接好,擎天柱一头撞到墙上,当即身残。
  
  赵飞同心疼得头发都竖起来了,冲我吼出来“离婚”这两个字。这句话本来是我要说的,结果被他抢了先,我转身进书房把他那堆玩具来了个“秋风扫落叶”,叉腰怒吼:“离!谁不离谁孙子!”
  
  长辈们听完我的“口供”,面面相觑,集体失语。
  
  闪离之后的剪不断理还乱
  
  我以为,与赵飞同离婚以后,我的日子就会重新回到以前的轨道上,一个人吃饱天下太平,可现实却啪啪地打脸了。
  
  首先,爸妈十分不待见我像婚前那样回家蹭吃蹭喝蹭照顾,他们一见我进家门就拉长个脸:“你还有脸回来蹭白食啊?我们晚饭早吃完了,冰箱里有菜,想吃自己做!”“我们错就错在把你养得太懒散太安逸了,所以你才敢拿婚姻当儿戏,没事儿别在我们眼前闲晃,有白瞪眼的空儿给咱家来个大扫除!”
  
  如果烦恼仅仅是这些,我咬咬牙也就咽下去了,可这仅仅是个开始,剪不断理还乱的且在后面呢!我的微信是删除了赵飞同,可总不至于一并删除我跟他共同认识的朋友。于是,热闹就来了,那些不知道我们离婚的人不时发来一条私信:周末有空么?约你们两口子出来坐坐。或者:月底有个家庭自驾游,我替你们家一起报名了,到日子我通知你们来哈。每每看到这些信息我都哭笑不得,又没法视而不见。
  
  比这更让人抓狂的是,我在某三甲医院当护士,平时少不了有朋友寻医问药、行个方便。这本来没什么,可赵飞同的朋友仍旧像从前那样腆着脸、陪着笑、一口一个嫂子地找我帮点小忙,我就尴尬到额头滴汗了,有时候实在忍不住只得提醒一二,“别一口一个嫂子,我跟姓赵的早离了!”对方还理直气壮,“嫂子,你别客气,一日为嫂,终身都得叫你嫂子!”
  
  应付完了外人,回家还得接着跟我爸理论。赵飞同是IT程序员,以前我家的电脑、笔记本但凡出点毛病就找他解决,一来二去我爸干脆连手机、洗衣机甚至闹钟出毛病了统统都找他!离婚前这些都还说得过去,可离婚后这个赵飞同仍然是随叫随到,一点脾气没有。
  
  周五我下班拎着酱肘子、哼着小曲儿进家门,赫然看见赵飞同跟我爸头顶头一起鼓捣“罢工”的扫地机器人!我登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我的脸面都被老爸给丢光了!我愤愤摔下肘子离家出走以示抗议。
  
  那以后,但凡家里的电子产品“罢工”了,我爸不再找赵飞同而是往我怀里一扔,限我三天找人修好它。一个小小的手机闪屏问题,我跑了五天售后、跟客服吵了两架都没修好,我垂头丧气地把手机退给我爸,臊眉耷眼抛下一句,“你爱找谁修就找谁修吧,我不管了。”
  
  老爸借机话里有话地敲打我:“你们到底还是太年轻啊,头脑一冲动就要白头到老,发现对方不理想就急着一拍两散。我问你,东西坏了为什么不想着修一修?干吗急着扔掉?”我两手一摊:“坏了就买新的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老爸字字铿锵:“谁能跟你保证新买的东西不会出问题坏掉?过日子也是一样,谁能保证自己的婚姻不出丁点问题?错了就改,出了问题就解决嘛,美满恩爱的夫妻这世上没有拣现成的,都是修修补补过来的!”
  
  婚姻密密缝
  
  一个周日下午,快递上门派件,我签收之后拆开一看,居然又是赵飞同网购的变形金刚!我打电话通知他,他客气得让我觉得分外陌生:“对不住对不住,售后维修员要快递地址时,我习惯性把咱家地址发给他了。不过这可不是我新买的,是上次你摔了之后我找售后修补的。我这就回家拿走,你千万别再摔了它!”我也只能客客气气回他:“这会儿晚高峰路上堵车,你不用急着往回赶,我把它原封不动放在客厅茶几上,你有空来拿就是了。”
  
  挂断电话,我才惊觉刚才这一幕何其熟悉。几个月前,同是为了这个变形金刚,我们撂狠话、发脾气,甚至因为它离了婚。如今,依然是这么个“烫手山芋”,我们非但没鸡飞狗跳地大闹一场,反而和和气气地解决了。是我们都变了么?
  
  路总得往前走,日子总得往前过。我结束了离婚后的自我调适期,开始迎接新生活。当在聚会上认识的男性朋友第五次向我发出约会邀请时,我终于答应赴约。
  
  第二次约会时,我在电影院的饮料售卖机前,遇到了赵飞同,他身边多了个漂亮的女伴儿。赵飞同急忙跟我解释:“这是公司新来的实习生,我帮她修了电脑,她请我看电影,我当然得请人家喝个饮料。”我举起手里的两瓶饮料朝他一晃:“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么清楚,我也是跟朋友一起来看电影的。”我们就此不欢而散。
  
  我以为和赵飞同就这样成了偶尔从朋友那里得知彼此一点消息的陌路人。
  
  一个多月后,我下班回到家,茶几上一个鲜红请柬格外刺眼。老爸不阴不阳甩给我一句话:“小赵要结婚了,请你喝喜酒呢!”我顿时眼冒金星,赵飞同这么快就闪婚了?
  
  晚上,我胃疼没吃饭,吃了一片止疼药,把手机调到飞行模式准备蒙头大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门被捶得“咚咚”山响,不一会儿,赵飞同脑门冒汗冲进来,劈头就问:“为什么不接我电话?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这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这句话本来是我要说的,结果被他抢了先,我一咧嘴哭了起来:“现在才说这些会不会太晚了?婚礼怎么办?你的新娘怎么办?”赵飞同一头雾水:“不是你要结婚了吗?你连请柬都给我送来了,我一看完整个人就疯掉了,什么面子,什么输赢,什么变形金刚,统统都见鬼去吧!”
  
  我和赵飞同掏出各自的那份请柬,满脸狐疑。老爸进门揭晓答案,他和我妈与赵飞同的父母开过几次碰头会,旁观者清地认为我们俩感情尚在,只是意气用事下不来台,于是想出来派送结婚请柬一招,这一试,我们就原形毕露了。
  
  谁能保证自己的婚姻不出丁点问题?闪离之后,我和赵飞同都认识到,坏了就扔、错了就分、出了问题就散的夫妻,一辈子都找不到幸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